google研究总监Peter Norvig赴斯坦福任教,著有《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

Peter Norvig:AI 在线课程 10 万报名只有 1.6 万人上完,这才是必要解决的题目。

10 月 11 日,斯坦福大学宣布google研究总监(Director of Research)Peter Norvig 加入斯坦福以人为本人工智能研究院 HAI,任杰出培养研究员。Peter Norvig 将于今年秋天正式加入斯坦福任教,并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培养。斯坦福表示,他的任务将是开发工具和内容来解释人工智能的关键概念。

google研究总监Peter Norvig赴斯坦福任教,著有《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

Peter Norvig 是享誉天下的计算机科学家和人工智能专家,他是 AAAI 和 ACM 会员,著有经典书籍《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Modern Approach)。在加入google之前,他曾经是 NASA 计算科学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并在南加州大学以及伯克利大学任教。Peter Norvig 曾在布朗大学赢得应用数学学士学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赢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他赢得了伯克利「卓越校友和工程创新奖」,从 NASA 赢得了「非凡成就勋章」。他曾任南加州大学的熏陶,其他著作包括《人工智能程序设计范型:通用 Lisp 语言的案例研究》、《Verbmobil:一个面对面对话的翻译系统》、《UNIX 的智能帮助系统》等。在google期间,Norvig 为推动人工智能手艺进步作出了很多贡献:他曾负责监督这家科技巨头的搜索算法,并建立了专注于机器翻译、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的团队。在 NASA 期间,他的团队构建了首套宇宙飞船自动驾驶系统,其后来发展成为如今火星车的操作系统。Norvig 在人工智能培养界声望很高,他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熏陶 Stuart Russell 合著的《人工智能 · 一种现代方法》已被全球约 1500 所大学用作入门教科书。Norvig 还通过在线培养平台 Udacity 熏陶了数十万先生,他的《Design of Computer Programs》是 Udacity 最早的经典课程之一(且免费)。

google研究总监Peter Norvig赴斯坦福任教,著有《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

在这一消息正式公布之前,Norvig 接受斯坦福采访,回答了人们的一些题目:我们在《斯坦福 AI 指数 2021》中注意到了大学人材流失的题目——手艺学者正在离开学校走向工业界,是什么让你选择了反方向?Peter Norvig: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一直在学界、业界和政府机构中来回切换,在google工作 20 年,其中被迫在家办公 18 个月后,我感觉现在是尝试新事物并专注于培养的好时机。在你看来,以人为本的 AI 是什么?Peter Norvig:将 AI 视为一个优化过程的一种思路是——在不确定的天下中找到将导致最大预期效果的行动方式。过去我们关心的题目是哪种算法最适合进行这种优化,现在我们有了一套很棒的算法和工具,更紧迫的题目是以人为中心的:你到底想要优化什么?你为谁的利益服务?你对每个人都公平吗?有人被排除在外吗?你收集的数据是包容性的,还是有偏见的?斯坦福 HAI 的一大目标是建立多元化、公平和包容性培养体系。什么样的培养可以有效提高人工智能手艺范围的普适性?Peter Norvig:我认为这里存在三个必要解决的题目。首先是建立能让人材进入该范围的通道。这必要努力给未触达的人口一种归属感和受欢迎的感觉。我很幸运能从当初的导师那里受益,他们不仅为我塑造了在手艺范围工作的样子,而且让我觉得「这很有趣——我想花时间和很酷的人在一起,他们看来接受了我」。我有这些机会,是因为我在一个重视培养的家庭长大,而且住在大学城。对于那些没有这样环境的人,我们必要计划和政策让他们留在学校,培养他们的老师成为更好的导师,对 STEM 范围有更多的了解,并让先生感到有一条光明的道路。第二个挑战是在招聘过程中公平地选择人材。我们看到很多公司正在拓宽思路,不再仅接触排名靠前的几所学校的候选人。第三是留住人材,不能只是装装样子:如果公司中的某些人不受欢迎、不欣赏人材,人材就会流失。公司应该努力培养员工,让他们意识到彼此带来的价值。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斯坦福、伯克利和 MIT 进修,如何让 AI 培养通向更多人?Peter Norvig:我参与在线培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2010 年 Sebastian Thrun 和我为斯坦福大学的先生教了人工智能入门课程,当 2011 年我们被要求再上一届时,我们认为应该照顾到那些无法参加斯坦福大学课程的全球观众。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线课程很有效,因为有 10 万名先生报名参加,1.6 万人完成了课程。但显然,这种方法仍然仅限于高度自我激励的小部分进修者群体。我们下一个挑战是触达那些缺乏自信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能力进修新事物并成功,认为科技天下是为他人服务的。要做到这一点,不仅必要在课程中拥有出色的内容,我们还必要通过点对点和导师对进修者的关系来培养社区意识。今天我们能看到很多从幼儿园到高中的编程课,这是正确有效的培养方式吗?Peter Norvig:编写代码是一项有用的能力。我在初中时还没有进修编程,但被要求进修打字。进修打字并不会改变你观察天下的方式,进修编程也不会让你尝试改变语法。在这里最重要的部分是在编程时,从小的死记硬背变成了大量项目推进。你必要进修如何选择项目,进修模拟天下的某些方面,做出假设并测试它们,犯错并纠正它们而不会气馁,学会在团队中工作,创造一些有用的东西,别人会使用它们,这会让你感到自豪。如果通过编程能够达到这些,那就太好了,如果能够使用无代码或低代码手艺来完成也很棒。如果你能让孩子们通过在自然界探索,然后做实验来实现,同样也是对的。如今的 AI 培养工作者缺少哪些特质?Peter Norvig:在人工智能培养中,教师用给定的数据集和预定义的目标分配一个简单的、明确定义的题目。然后先生将他们的工作视为构建最大化目标函数的机器进修模型。但在现实天下的项目中,专业人员必要定义目标并自行收集或生成数据。你不会因为找到了一个精巧的,数学上复杂的模型而赢得收益,只有用户的题目被解决了你才能赢得收益。你曾在顶尖科技公司领导团队,从工业界的角度看待题目为培养工作带来了哪些新的观点?Peter Norvig:我现在对科技公司如何管理和解决大规模题目有了一套思路。我记得自己曾和一位与学界人士合著过一本书的工业界的人聊过,我问:「写这本书最难的地方是什么?」他回答说:「当合著者写道『大公司肯定会这样做』但这个看法是错的时,我必须在不透露商业信息的情况下提醒他『不,再想想』。对于很多这样的题目,我不再必要猜测了。」你对斯坦福大学的 AI 范围先生有什么建议?Peter Norvig:你们现在处在一个很好的位置,赢得的知识和经验可以改变天下,请确保你们的所为让天下变得更好。由于 Norvig 的名望,他转会的消息受到了众人关注。斯坦福大学熏陶,HAI 联合负责人李飞飞也第一时间欢迎了 Peter Norvig 的到来。

google研究总监Peter Norvig赴斯坦福任教,著有《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

参考内容:https://hai.stanford.edu/news/peter-norvig-todays-most-pressing-questions-ai-are-human-centered

原创文章,作者:机器之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aiol.com/news/google-yan-jiu-zong-jian-peternorvig-fu-si-tan-fu-ren-jiao/

(0)
上一篇 2021年 10月 12日 下午2:42
下一篇 2021年 10月 12日 下午3: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