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近50年,剑桥团队首次检测到量子自旋液体,研讨登上《Science》

研讨者利用量子模仿器检测到一种难以捉摸的物资情态:量子自旋液体,可用于量子计算机等技术的发展。

时隔近50年,剑桥团队首次检测到量子自旋液体,研讨登上《Science》

有研讨者预测,总有一天量子计算机在破解数字加密、设计药物等方面会创造出无穷无尽的奇迹。然而,目前量子计算机的发展还处于早期阶段,量子算法还有待优化。一些研讨职员尝试在亚原子级别对量子计算机进行必要的控制。

哈佛大学物理学家 Markus Greiner 表示:「实现这一目标是非常艰巨的。」

然而,即使没有成熟的量子计算机,物理学家们也在利用相关的、更专业的机器类型——量子模仿器(一种特殊的量子计算机)——来模仿量子系统的复杂行为。

正如美国理论物理学家 Richard Feynman 在 1981 年一次演讲中所提到的,「自然不是经典的,如果你想模仿自然,你最好让它成为量子力学。」

过去几年,来自巴黎、剑桥和马萨诸塞州的研讨小组通过利用 dark-horse 型量子模仿器,在量子计算机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他们做了一系列模仿,而这些模仿在经典计算机中需要耗时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近日,剑桥研讨小组公布了他们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发现,该小组包括来自哈佛大学 Lukin 领导的团队、Greiner 领导的实验室、MIT Vladan Vuletić领导的研讨小组组成。他们利用量子模仿器检测到一种难以捉摸的物资情态:量子自旋液体,它存在于概述物资组织方式的百年范式之外。目前该研讨登上《Science》。

1973 年,凝聚态物资先驱以及诺贝尔奖获得者 Philip Anderson 提出了一种新的物资情态理论,即物资能够会进入一种称为量子自旋液体的奇怪情态,其中自旋是与磁现象密切相关的一个物理量。量子自旋液体具备广阔的应用前景,可用于量子计算机等技术的发展。

量子自旋液体是具备拓扑顺序的奇怪物资相,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是物理学的主要焦点。这种相具备长程量子胶葛特性,有能够被用来实现稳健的量子计算。该研讨利用具备 219 个原子的可编程量子模仿器来探丈量子自旋液体。在此研讨中,原子阵列被放置在 Kagome 晶格的链上,并且在里德堡 blockade 下的演变创造了没有局部秩序的受挫量子态。该研讨为拓扑物资的可控实验试探和保护量子信息处理提供了能够。

该研讨证实了一个有近 50 年历史、预测了这种奇怪情态的理论,这也标志着朝着构建真正有用的通用量子计算机的梦想迈进了一步。

时隔近50年,剑桥团队首次检测到量子自旋液体,研讨登上《Science》

论文地址: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ence.abi8794

剑桥小组的负责人 Mikhail Lukin 表示:「基本上,我们组装了一块人造晶体。」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凝聚态理论家 Ehud Altman 表示:「如果纵观超冷原子实验的整个历史,该研讨能够是该领域最令人印象深刻和开创性的实验之一。」

中性原子

这项研讨利用了一种基于中性原子的新型量子计算方法。尽管该方法落后于超导电路等更流行的量子计算技术,但中性原子具备的特殊性质长期以来一直吸引着量子工程师。

构建量子计算机的关键是组装一组量子比特。量子比特必须首先与外部世界隔离,否则振动和热量会摧毁量子之间的特性。然而,量子比特必须同时具备可访问性和可操作性。

支持者说,中性原子能很好地平衡这些需求。激光束可以像牵引光束一样捕捉和移动原子,保护它们免受外部干扰。额外的激光脉冲可以将原子变成超大的里德堡态。至关重要的是,这些中性原子量子比特可以同时假设量子叠加,还可以通过量子胶葛(量子计算的两个基本要素)远程相互连接。

二十多年来,研讨职员一直在扩大对中性原子的控制。有研讨小组在 2001 年用激光镊子(tweezers)捕捉了单个原子,然后在 2010 年捕捉原子胶葛对。剑桥和巴黎的研讨小组在 2016 年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他们研讨了如何对数十个原子进行控制。下一代机器已经达到了三位数,这使得未来的计算机成为量子现象的强大模仿器。

时隔近50年,剑桥团队首次检测到量子自旋液体,研讨登上《Science》

2018 年,巴黎研讨小组将中性原子操纵成埃菲尔铁塔的 3D 模型。

研讨职员一直在利用这些中性原子网格来探丈量子物资的相。这些就像我们熟悉的液体和固体相,但在混合中加入了叠加和胶葛,以实现更奇特和复杂的配置。量子相的试探可以有实际应用,例如帮助我们了解导致高温超导的原因。

凝聚态物理学家利用自然界中发现的晶体及其在实验室中生长的物资来研讨这些相。中性原子研讨职员可以灵活地「编程」他们的物资,通过操纵里德堡态将原子精确地定位到任何形状的晶格中并设计原子相互作用。

时隔近50年,剑桥团队首次检测到量子自旋液体,研讨登上《Science》

里德堡原子阵列中的二聚体模型。

剑桥团队首次直接丈量量子自旋液体的拓扑序列

量子自旋液体经历了大量的胶葛,这一特征导致了「拓扑」序列,这是由于单个粒子可以感知系统的整体拓扑或几何形状。举个例子,在冰块上穿一个洞,它依然保持冻结情态。但与之不同,移除量子自旋液体中心的原子,系统的特性能够会发生变换。这使得量子自旋液体成为一类新的物资。

不同的研讨团队都发现了量子自旋液体的间接暗示(indirect hint),如论文《Colloquium: Herbertsmithite and the search for the quantum spin liquid》中的矿物 Herbertsmithite,它的晶体结构尤其不适用于原子。但是,将一种材料的情态直接确认为量子自旋液体是几乎不能够的,因为它的定义胶葛和相关拓扑序列无法在某一点丈量。

论文地址:https://journals.aps.org/rmp/abstract/10.1103/RevModPhys.88.041002

剑桥团队利用量子模仿器获得了鸟瞰图(bird’s-eye view)。他们首先利用对中性原子进行编程,使其表现得像 Herbertsmithite 中的原子,其中 on-ff 里德堡态(Rydberg state)代表自旋。然后,他们丈量了整个原子环和原子串的里德堡态,以获得胶葛相关的非局部观察。由此,他们首次直接丈量了量子自旋液体的拓扑序列。

拓扑序列物相(phase of matter)的首次明确发现——分数量子霍尔效应(fractional quantum hall effect)赢得了 1998 年的诺贝尔物理奖(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崔琦、哥伦比亚大学的霍斯特 · 路德维希 · 施特默及斯坦福大学的罗伯特 · 劳克林三人获得)。

「这次对量子自旋液体的试探——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Lukin 表示。

更多细节内容请参考论文原文。

英文原文:https://www.quantamagazine.org/quantum-simulators-create-a-totally-new-phase-of-matter-20211202/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AI

佐治亚理工学院硕士建议:2022年你应该掌握这些机械进修算法

2021-12-7 15:15:00

AI

增大模型依然有用,DeepMind用2800亿参数的Gopher,测试说话系统极限

2021-12-9 14:34: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