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好起来了?收费科学文献设计Plan S今年生效,Science昨天又放出「大招」。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学术期刊凋谢猎取是众多研讨者梦寐以求的事情。在此愿景下诞生的 Sci-Hub 已经成为学术研讨的重要支撑,可最近却屡遭打压。

但打压解决不了问题,只会加剧普通研讨者对出书商的不满。出书商似乎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纷纷想出各种方法来应对这些讨伐之声。

本周五,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的出书机构 AAAS 宣布将开始禁止一部分论文作家收费在《Sceince》及相关期刊上宣布凋谢猎取(Open Access,OA)文章。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AAAS 公布的这一决定是有针对性的,因为 2021 年 1 月 1 日,一项名为「Plan S」的凋谢猎取设计刚刚生效。

让论文即刻收费阅读:Plan S

这项设计的起源还要追溯到 2018 年。那年的 9 月 4 日,来自法国、英国、荷兰、意大利等 11 个欧洲国家的主要科研经费帮助机构,在欧洲研讨理事会的支持下,联合签署了 Plan S。该设计表示:「从 2020 年 1 月 1 日起,所有由上述 11 国以及欧洲研讨委员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 ERC)拨款支持的科研项目,都必须将研讨成果宣布在完全凋谢猎取的期刊或出书平台上。」该设计的宣言是:「任何科学都不应该被锁在付费墙之内!」

2019 年,Plan S 进一步得到修订,指出:「从 2021 年起,所有由国家、地区和国际研讨理事会及帮助机构提供公共帮助或私人帮助的研讨成果的学术出书物,必须在凋谢猎取期刊、凋谢猎取平台上宣布,或通过凋谢猎取知识库无时滞期地立即猎取。」

此外,该设计还明确了实现全面立即凋谢猎取的三条合规路径,S 设计的帮助者将为其中的一些宣布形式提供财政支持: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图源:http://www.oa2020.cn/nd.jsp?id=40

从设计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出,「Plan S」致力于提供收费的在线科学文献,并改变长期以来一直主导学术出书行业的定阅期刊现状。这一激进的凋谢猎取设计令众多出书商感到震惊。

但同时,他们也在寻求解决之道,力争在保住经济收益的同时满足 Plan S 的需要。AAAS 的举动就可以被看做其中的一种努力。上文中提到的「一部分论文作家」指的就是受到「Plan S」帮助的论文作家。

AAAS 在公告中写道,「作为一个试点,AAAS 将禁止『cOAlition S 』(Plan S 的帮助者)帮助的作家在他们被接收的稿件上打上「『CC BY』或『CC BY-ND』许可」(二者的解释见下图。)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图源:CSDN。https://blog.csdn.net/catherinejchen/article/details/104541834

据悉,目前已有超过 20 家机构帮助了 Plan S。根据 Clarivate Analytics 的一份报告,2017 年,《Science》上有 31% 的文章来自帮助 Plan S 的机构。因此,这项改变影响深远。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长期以来,欧美出书机构形成了「金色 OA」和「绿色 OA」两种凋谢猎取阵营。金色 OA 禁止你的文章的最终版本在出书后立即被所有人自由和永久地走访。该方式清除了大多数权限障碍,作家保留了文章的版权,但作家需要支付一大笔费用。绿色 OA 是将你的稿件的版本放入存储库,使其可以被自由走访的做法。

与金色 OA 相比,绿色 OA 文章的版权通常保留在出书商或的社会组织中,并且有特定的条款和条件决定如何以及何时可以在存储库中禁止公开走访该文章(称为禁运期)。绿色 OA 价格低廉。在禁运期后,你的文章将完全无障碍被猎取,无需额外费用。AAAS 此次采取的就是绿色 OA 的做法。

根据 AAAS 的新规,依照此次绿色 OA 新规宣布的论文只能在个人或机构网页上共享,且不能重复发布。研讨人员仍然需要在论文于期刊上宣布六个月以后才能将自己的研讨发布到 PubMed Central 这样的论文平台上。

对于 Plan S 的发起者们而言,这显然不是令人满意的最终结果。科学家们表示,已被接收的研讨论文必须在宣布同时获得完全凋谢的走访权限。

凋谢猎取,没那么容易

在 Plan S 设计推出之后,有来自多个国家的机构签署了协议,但项目进度一直与发起者们的目标相去甚远——说服所有世界主要研讨帮助者,要求所有被帮助的已宣布论文实行立即凋谢走访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直到 2018 年底,中国宣布将对 Plan S 进行大力支持。

能否达成这一目标取决于一些细节,首当其冲的就是出资人为凋谢猎取研讨作家设置的收费上限。

去年 11 月,《Nature》出书商 Springer Nature 与马普数字图书馆(MPDL)达成协议设置的收费文章宣布门槛就引起了一些争议:根据协议条款,签约机构将一次性支付在 34 种期刊上的收费阅读和 OA 宣布费用,以及另外 21 种 Nature Review 期刊的猎取。宣布每篇 OA 文章的成本约为 9500 欧元(约合 74401 元),高于其他精选期刊每篇论文的 OA 费用(不到 6000 美元)。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在过去两个月中,为了响应 Plan S,有很多选择性定阅期刊的读者改用了作家付费让论文公开的形式。但《Science》的出书商美国科学促进会 AAAS 认为需要避免这种情况,因为引入 OA 出书费用对大多数作家来说经济上是无法承受的。

与此前的思路相对,AAAS 的新政策禁止一些由 Plan S 帮助的研讨者在线直接宣布收费版的论文,采用凋谢许可,禁止他人重新分发或复制手稿。(不过目前部分参与 Plan S 的机构尚未支持此条款,如英国国家出资者 UK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签署了该设计的帮助机构 cOAlition S 的执行董事 Johan Rooryck 表示:「Plan S 一直能够让作家通过这种绿色凋谢猎取遵守其相关政策。」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很高兴 AAAS 能够更新其政策,以明确禁止共享这些手稿。」

还有一些期刊也采用了绿色凋谢猎取(green OA)来遵守 Plan S。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在十月告诉帮助者他们将在 2021 年禁止由 Plan S 帮助的科学家采用绿色凋谢猎取。伦敦的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一直禁止在其期刊中使用绿色凋谢猎取,并且如果帮助者需要将提供凋谢许可。

为什么选择这样一条路径?

顶级期刊 Science 的行动,为其他科学出书物开了一个好头。在此之前,其他一些付费期刊也在以不同的方式适应 Plan S。去年 11 月,Nature 宣布了一个新的宣布选项:向宣布在 Nature 及其他 32 种期刊上的 OA 文章作家收取 9500 欧元(约合 74401 元)的费用。这样一来,读者就可以收费阅读这些已经由作家付费的文章。当然,这只是一个新的选项,并非强制。除此之外,Nature 还在某些期刊上试行费用减半的新机制。

去年 12 月,出书商爱思唯尔宣布:从 2021 年 1 月起向《细胞》及其相关期刊提供投稿者付费的选项,其中,《细胞》杂志的收费标准为 8500 欧元(约合 66569 元),其他期刊的收费标准是 7600 欧元(约合 59521 元)。

但很多研讨者质疑这个费用是否过高。Plan S 的帮助者可能会帮他们的研讨者付费宣布文章,但那些无人帮助的研讨者就很尴尬了,有些可能根本付不起这个费用(爱思唯尔表示会免除最低收入国家研讨者的宣布费用,向其他一些国家的研讨者推出减免政策)。到了 Science 这里,AAAS 表示这就是他们选择绿色 OA 的原因。

「这一方法反映了 AAAS 的担忧,即担心金色 OA 会给作家造成不必要的财务负担,进而加剧不同种族、性别、地域、学科、机构的作家之间的不平等问题。」AAAS 在公告中写道。

绿色 OA 靠谱吗?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结构生物学家 Stephen Curry 表示,寻求绿色凋谢猎取解决方案以满足 Plan S 的需求,是一项大胆的举动。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解决方案都指向了与「版面费」,也就是「论文加工费」业务模型相关的不公平现象。

UIUC 的图书馆员 Lisa Hinchliffe 指出,AAAS 的方法意味着大多数在期刊上宣布论文的学者不会选择「完全凋谢猎取」。「这延续了我们在生态系统中看到的差异化,某些出书渠道的特权被某一部分学者掌握,而其他人则两手空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在 Plan S 设计的帮助者中,对 Plan S 的采用也是不均衡的。」

更深一步想,如何大规模地从付费阅读形式转变到凋谢猎取形式,仍然存在很多争议。一些期刊希望循序渐进地完成定阅到凋谢猎取的转换,因此达成协议,图书馆或机构可一次性支付一笔费用,用来负担作家阅读定阅内容和 OA 出书的费用。2020 年 12 月,有 11 家出书商反对 green OA,称其会破坏「向完全凋谢猎取进化的进程」,并认为应该公开论文的刊载版本(VOR),而不是接收时的原稿。

Science出台新政,旗下部分期刊论文立即收费,无需作家付费

其中提到,凋谢研讨旨在加速进步,但 green OA 永远无法实现这种易于走访、互通的、相互关联的研讨生态系统的承诺。更有可能的是,它会将刊载版与很多不够完善的原稿混在一起。「如果研讨人员必须在存储库中搜索更早版本的原稿,然后花费更多宝贵时间来寻找数据、检查是否有内容更正,这样值得吗?还是立即走访出书商平台可信赖的 VOR,并且直接走访相关数据的链接?」

Science 系列期刊的出书商 Bill Moran 说,AAAS 希望以「一年为期」的实验方式尝试绿色凋谢猎取形式,观察其是否可持续。至于这种形式能否长期为出书商所接受,是他们「努力解决的最重要问题」,鉴于 AAAS 已经禁止共享部分文献原稿,他所希望的是这种改变不会让图书馆和其他社区减少来自社会的定阅支持。

参考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0103-1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1/01/science-journals-offer-select-authors-open-access-publishing-free

https://oaspa.org/open-post-the-rise-of-immediate-green-oa-undermines-progress/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AI

剑指 Sora,google推出 Veo 文生视频模型:时长超 1 分钟、最高 1080P,支持影戏手法

2024-5-15 2:27:03

AI

伯克利大神一人投中16篇:ICLR 2021论文接管统计出炉

2021-1-19 14:53: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